《萬能店員:我的便利、你的過勞,超商的社會代價》

標準

【基本資料】

英文書名:The Omnipotent Clerk: The Development of Convenience Stores in Taiwan and its Influence over Society
編號:Misfits 15
作者:張立祥
內頁插畫:別家門市
出版日期:2021年6月
ISBN:978-986-99347-9-4
eISBN : 978-986-06604-0-1(epub)
頁數:256頁
定價:340元
規格:14.8 x 21 cm/平裝/單色

【內容簡介】

超級便利的生活是台灣之光?
還是台灣社會的隱形危機?

是誰讓超商店員如此萬能,卻又如此廉價?
是誰從中獲利?又是誰為此付出代價?

「本書帶領讀者進入超商店員繁忙的工作現場與苦悶的內心世界,一窺我們享受便利生活之餘,超商店員必須付出的代價」


超商店員工作大解析,服務業基層人員的淚與累

★台灣社會學會碩士論文獎、田野工作獎雙重得主★

繼續閱讀

愛與和平——以和解共築未來的歷史胸襟

標準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推薦序/黃智慧(中研院民族所助研究員、社團法人臺灣故鄉文史協會理事長)

距今一百五十年(一八七一~一八七四)發生所謂「牡丹社事件」,並非單一事件。整體一連串效應與後續發展,起因是從西太平洋常見的大自然界一場颶風所引發。要說歸咎於哪一群人,或是哪一方蓄意陰謀動機下造成的結果,似乎都有些困難。
最終在一連串人為因素交錯底下,以救助、逃亡、馘首、交易、送還、告官、出兵、交戰,加上談判、賠償等多方國際角力收場。究竟這個戰場上,誰才是最後贏家?
檢視傷亡結果,或許仍是自然界風土,臺灣南端熱帶瘴癘之氣,才是最終勝利者吧!霍亂與熱帶疾病奪走了五百四十多位日本精良士兵的性命,十倍於遭難的宮古島民。才剛結束國內大戰不久,舉國上下,政治文化甫脫胎換骨,明治新興小國在眾謀士多方衡量得失下,審慎與清國交涉,耗費鉅資整備船艦與皇師,最後雖然保住了國際外交舞臺的面子,對清國、英、美、琉球、國內諸藩屬,風光地有所交代,但卻付出比賠款多數倍的軍事耗費。更不要說三千名募集而來的精銳武士隊伍,即便加上深思熟慮、部署萬全的三線作戰計畫;軍人.軍屬共約六千人在駐紮半年內,竟遭遇到每一人平均罹患二點七次飽受熱帶惡疾威脅的悲慘處境。
這樣的結局,顯示這處是清國鞭長莫及的「化外之地」;千百年來控制臺灣島嶼最南端的蕞爾勢力,依據天險,就連偌大的美國因羅發號船遭難,派出使節煞費苦心與當地小王國勢力斡旋締約;北方新興的明治日本更初嚐海外出兵的苦果,深知其代價不菲;後續清國大軍壓境開山「剿」蕃,亦成效不彰。
因此這一切,要輕易斷言誰的陰謀,誰要獲利;誰是受害者,誰是加害者;誰是文明,誰才是野蠻?我總覺得缺乏歷史全貌廣度與人文縱深。
繼續閱讀

文學救贖了什麼?——《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日文版評論

標準

※編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日文版於2019年11月由白水社出版,以下這篇書評出自 東京律師協士會會刊《LIBRA》

文|守屋典子律師
翻譯|黃耀進

作者過世前八天在訪問中,針對本書想告訴讀著:這不是一個「關於女孩子被誘奸或是被強暴的故事」,而是「女孩子愛上了誘奸犯」的故事。另外在本書的開頭也記下這麼一句「改編自真人真事」。

十三歲的少女遭受五十多歲的補教老師誘奸,教師喃喃道:「這是我愛妳的方式」。原本對這個老師懷有淡淡情愫的女孩子,逐漸認為自己也愛著老師,不斷扭曲自己的尊嚴去配合對方。「老師,你愛我嗎?如果是真的愛我,那就算了。」然而,這種說來說服自己的愛,最終仍迎來悲慘的結局,女孩子的精神解離,再也沒恢復自我。

「十三歲的少女會愛上強暴自己,且年齡差距甚大,已經五十幾歲男子嗎?」閱讀當初,我對此事抱持著疑問。我處理過不少遭受性虐待(施虐者包括親生父親)的孩童案件,但至今從未遇到愛上施虐者的案例。正當我一邊準備撰寫這篇文章一邊尋思或許是因為我經手的案子受害者年齡都較低時,偶然在網路上讀到Prado夏樹所撰寫的〈蘿莉塔的復仇  法國藝術文化獎得獎作家  光榮與淪落〉一文。根據該文,法國今年出版了一冊名為《同意》(Le Consentement)[1]的書籍。內容揭露十四歲的少女遭受五十歲作家長達一年的性虐待。本身就是受害者的作者描寫了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位公開承認戀童的作家,細密描寫該些內容並發表成作品,而且當時還獲得文學界許多人的容許與承認,政府並授予他勳章。《同意》一書的作者也是十四歲的少女戀上五十歲的作家,作者陳述在這種情況下孩子的「同意」有多麼不明確。同時作者也表明「想同樣站在文學殿堂抗擊這位加害者作家。」

繼續閱讀

描寫性暴力的臺灣暢銷著作 質問文學的「光明與黑暗」—《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日文版書評

標準

※編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日文版於2019年11月由白水社出版,以下這篇書評出自 《東京新聞》


文|出田阿生
翻譯|黃耀進

臺灣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是一部描寫補教老師對十幾歲少女的強暴,刻劃出學歷至上與性暴力等社會黑暗面的作品,今年秋天由白水社翻譯出版。兩年前作者林奕含以「改編自真人真事」發表了這本書,這是她的第一部著作。她在出版兩個月後,以二十六歲之齡自殺,在臺灣社會掀起一陣熱議,本書也成為備受爭議的作品。本次在東京都內舉辦的出版紀念活動中,與談作家與譯者皆表示「不想聚焦在性事醜聞,而更想讓日本讀者感受到本書的高度文學性。」

「原本坐在這裡的應該是作者。這點讓人很惆悵。」在新書宣傳活動中,登臺發言的是臺灣人氣作家張亦絢。在本書至今在臺灣已銷售二十六萬冊。當初作品在臺灣甫出版,便出現「難道這是作者親身體驗?」的聲音,社會開始搜索加害者,防止教師濫用職權施加性虐待的法律條文也因此修正,之後本書也陸續在中國大陸、韓國相繼出版。雖然在臺灣文壇上的評價兩極,但張亦絢認為「光是如此,就代表著本書挑戰了既有的價值觀。」

小說的舞台設定在臺灣大都會的高級公寓。十三歲的國中女孩房思琪,被五十多歲、舉家居住於同棟公寓的補教名師李國華,以「幫妳看做文」為由誘奸。這位身為加害者的國文老師,善於引用中國古典文學的華美辭藻進行詭辯,他也對房思琪說:「這是老師對妳的愛」,藉此將加害行為正當化。深信自己也愛著老師的女孩雖想保護自己的自尊,卻無法抵抗那些令人悚然的虐待,在反覆的自殺未遂中走入瘋狂。

繼續閱讀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版評論

標準

※編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版於2018年4月由金寧社出版,以下這篇出自Ulsan Joumal韓國蔚山地區新聞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2019/04/03
文|Je Solji
翻譯|Linhee Chang & James Park

曾有一段時間,有人以「愛他就得打他」作為體罰的名義,並且鼓勵在家庭和學校中,以此來管教兒童。有些人可能會懷念過去這樣的方式,但體罰已經不再是愛的表現,而是虐待兒童的行為了。令人悲傷的是,有許多孩子是在以為最安全、最熟悉的家中,被體罰虐待致死。以「愛」之名體罰的那些人,卻失去了以「愛」之名體罰的資格。基於這些原因,我無法輕易將「愛」說出口或者寫出來。對於那些有語言能力的人來說,「愛」是他們合理化自己行為的最佳工具。我站在教授語言(文學、社會、習慣等)的立場上,以掌握語言和缺乏語言能力的兩種人的角度閱讀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主角房思琪在13歲時,第一次被國文老師李國華強姦之後說:「對不起」。身為性暴力的受害人,卻感覺自己哪裡有錯,這是什麼原因呢?房思琪沒有用語言來表達施加在她身上的暴力,只能別無選擇地接受了李國華老師對她說的:「這是老師愛妳的方式,妳懂嗎?」房思琪以為,在文學中看到的浪漫愛情,或許只會出現在相愛的人們發生性行為時,所以房思琪決定愛上李國華老師。儘管知道在李國華老師的家中會重複發生什麼事情,她每週還是去拜訪他,並在每次被強姦的瞬間,努力讓靈魂遠離身體,然後持續忍受著疼痛。

繼續閱讀

過了十年,還是如此《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相關評論

標準

※編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版於2018年4月由金寧社出版,以下這篇文章出自 《京鄉新聞網》

[Kang Yujeong從電影閱讀世界]
過了十年,還是如此 

2019/01/24
文|Kang Yujeong
翻譯|Linhee Chang & James Park

電影《神秘河流》講述了在25年的歲月裡,關於三個朋友和25年後出現的一個女人的兩次事件。三個朋友都記得25年前發生的事,但誰都沒有再提起。當年一起遊玩的三個兒童,其中一個被性犯罪者誘拐、綁架,並且被迫做了可怕的事情。三人中的兩人成了目擊者,另一人則是案發受害的當事人。案件的發生是偶然的,他們三人都有可能成為那個受害人。然而,戴夫從中僥倖生還,並沒有讓另外兩位朋友感到開心,他最後也變成像沙粒一般微小且沒有意義的存在。

實際上,本文與《神秘河流》這部電影無關,而跟性暴力有關。寫作之前,我就覺得很難下筆,寫作當下,也感到很不容易。以韓國的電影為例,我認為韓國還沒有一部作品可以詮釋出這個問題。《熔爐》是以真實的故事為基礎,並對現實的生活帶來了影響力。然而,在我看來,這部電影並沒有去保護男孩或女孩,因為也沒有必要將兒童的性暴力畫面播放出來。

面對這類議題,李睿益執導的《願望》又更進步了一點。至少,這是他經過細心謹慎處理的作品。然而,《願望》和現在要談論的性暴力問題有些不同。現在要談論的性暴力,是跟選手Shim Sukhee(韓國知名女子短道速滑運動員)和選手Shin Yuyoung(柔道運動員)所經歷的性暴力有關,是關於誘拐和暴力威脅那些想成為小說家或者文學家的高中女子的問題。

繼續閱讀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版評論

標準

※編按:《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韓文版於2018年4月由金寧社出版,以下這篇書評出自brunch.co.kr 。這是一個專門向作家們介紹文書或者電影的部落格。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2018/08/01
文|Cho Youngjun
翻譯|Linhee Chang & James Park

「愛」這個字眼,總會吸引我的目光。最近,基於相同理由,我在不經意的情況下選擇了這本書。這本書以甜蜜的暗示字眼「初戀樂園」作為標題,並且使用有如糖果包裝紙般淺橘色的書衣,使我對這本書有著純潔、甜蜜和被愛融化的一時印象,而沒瞥見書封上還寫著「死亡」和「暴力」等字眼。之所以會如此,可能是因為台灣電影帶來的甜蜜氛圍印象,已經不知不覺融入我的腦海。

在介紹本書之前,先介紹作家。

作家林奕含出生於台灣台南市,自小在富裕的家庭中成長,2009年大學考試以滿級分的成績,在台灣成為熱門話題。但是,她在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入學兩週左右,就因憂鬱症病情惡化而休學。企圖自殺三次之後,2012年進入政治大學中文系就讀,三年後因憂鬱症病情再度惡化而又休學。2017年2月,26歲的她,發表了《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該書成為暢銷書之後,再度引起熱烈討論。但沒想到,兩個月後,4月27日,她在家中自殺身亡。最後,作家的雙親坦承,書中描述女主角房思琪十三歲時,慣常遭受一位名師性侵害的故事,全部都是真實發生在作家林奕含身上的事情。然而,被指名道姓的加害教師卻矢口否認這一切。

繼續閱讀

加害與被害,共享彼此的歷史

標準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中文版作者序
平野久美子

諸位曾造訪過位於九州西部的長崎縣嗎?
由長崎市中心起,徒步二十分鐘左右會有一處小高丘,上頭羅列著無數大小不一的石碑。那些是日本作為一個近代國家,在剛起步時發生戰爭後所留下的相關物件,其中也包含了牡丹社事件(臺灣出兵)的紀念碑與墓碑。很遺憾的是,這些石碑已經被棄置到人們記憶的深處,上頭爬滿了青苔。實際上,我也幾乎遺忘了牡丹社事件了,至少在二○○五年以前是如此的……。
那是二○○五年六月十四日的事情。往昔,日本明治政府利用「琉球民海難遇害事件」(一八七一年)當作牡丹社事件發兵的契機,而在「琉球民海難遇害事件」中作為加害者一方的排灣族後代子孫們,於二○○五年六月十四日由屏東縣牡丹鄉前往日本沖繩縣進行拜會,與受害者一方、居住於宮古島的後代子孫們面談,並對自己祖先所犯下的罪行道歉。同時,日本方面的學者們也承認了日本出兵臺灣的作為不當。這是一場非常適合在太平洋戰爭(大東亞戰爭)結束後六十年的時間點上舉辦的和解活動。當我得知此新聞時,很想與各方當事者直接見面並聽聽他們的說法。
牡丹社事件是一起給日本及東亞近代史帶來重要意義的事件,而且加害者與被害者關係相互交纏,牽動到日本、琉球、臺灣原住民、清朝等多方,是帶有強烈政治色彩的一起事件。這本書就是我站在現代的觀點,從頭爬梳牡丹社事件並整理成冊的非虛構作品,而書中的主人公們就是生活在現代臺灣、日本的事件雙方後裔。
為何自己的祖先們必須在此事件中喪命?
祖先的靈魂又還在何方徬徨? 繼續閱讀

複眼視角與多元歷史書寫下的「牡丹社事件」

標準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叢書主編序
陳思宇(內容力叢書主編、內容力有限公司營運企劃長)

著名的歷史小說家陳舜臣,曾以十七世紀初期琉球王國的歷史為背景,創作了一本名為《琉球之風》的大河小說。故事是描述日本江戶時期,位居九州的薩摩藩入侵琉球的歷史過程,以及當時琉球王國必須在中、日兩大勢力雙重控制下求取生存的艱難處境。在陳舜臣眾多作品中,《琉球之風》不算是知名度最高的作品,但卻別具意義:一方面,他將這部作品與其《龍虎風雲》、《旋風兒:小說鄭成功》合稱自己創作的「海的三部曲」,並在三部曲中,將歷史眼光由大陸中國移向東亞海域,著手處理大航海時期的東亞歷史,許多臺灣讀者較熟知的歷史人物角色如鄭芝龍、鄭成功等都紛紛在故事中登場,而當時的琉球王國與臺灣,則是重要的故事舞臺。另方面,陳舜臣在書寫琉球王國的歷史過程中,或多或少也思索了自身及故鄉臺灣的歷史命運,甚至打算延續「海的三部曲」的命題,著手書寫以臺灣歷史為主題的歷史小說,只可惜,我們未能等到這部作品問世。但作為陳舜臣的書迷,我總好奇,如果有機會,小說家會選擇臺灣史上哪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作為故事題材呢?
如果沿著「海的三部曲」的海洋視角發展,我猜測,陳舜臣勢必會觸碰到發生於十九世紀中期著名的「牡丹社事件」,而且很可能以這起牽連臺灣與琉球歷史命運的關鍵歷史事件作為創作題材。
現今有關「牡丹社事件」的歷史論述,大概被簡單化約為以下簡略的故事:一八七一年,一個從宮古島、八重山出發到琉球王國首里城進貢的船隊,在回程時遭遇颱風,其中一艘船漂流至臺灣屏東的八瑤灣一帶。當時,遭遇海難的琉球船民被迫上岸避難,不料卻在數日後,在原因不明的狀態下,被當地排灣族原住民集體殺害,此一不幸事件,一般稱為「宮古島民臺灣遇難事件」(或稱「八瑤灣事件」)。由於,當時琉球王國處於對清國、日本雙重從屬的狀態。因此,當琉球船民在八瑤灣遇害的消息傳出後,日本明治政府隨即以保護琉球受難船民權益的宗主國姿態,採取一連串政治、外交措施,甚至在一八七四年藉由出兵臺灣,排除了清國對琉球的宗主權,最後在一八七九年兼併了琉球王國。
因此,在日本,所謂「牡丹社事件」常被解釋為近代日本兼併琉球過程的起點;另方面,在中國或臺灣一般人的歷史認知中,「牡丹社事件」則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臺灣的第一步。然而,透過這種政治化的歷史敘事,雖能讓我們認識到臺灣與琉球兩地的歷史命運緊密牽連,但是,作為事件核心的「宮古島民臺灣遇難事件」卻也因為種種操作,而始終處於真相不明的狀態。當遭遇海難的琉球船民在八瑤灣上岸後,「在哪個時間點、哪個地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然引發排灣族原住民採取殘酷的集體殺戮行動?這個未解的歷史事實,不但是事件受害者與被害者後裔們一百多年來始終追問的問題,也是阻礙歷史和解的一面高牆。 繼續閱讀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臺灣與日本雙方為和解做出的努力》

標準

poc-06e3808ae789a1e4b8b9e7a4bee4ba8be4bbb6-e99d88e9ad82e79a84e58ebbe59091e3808be69bb8e5b081efbc88e7ab8be9ab94efbc89

【基本資料】
編號:POC 06
作者:平野久美子
譯者:黃耀進
出版日期:2021年5月5日
ISBN:978-986-99347-6-3
頁數:360頁
定價:480元
規格:14.8 x 21 cm/平裝/單色

【內容簡介】
逝者的靈魂可曾找到回鄉的歸途?
還是仍漂泊在陌生的異地?

屏東縣車城鄉統埔村有一座「大日本琉球藩民五十四名墓」,為什麼會有五十四名琉球人埋骨此處?這得追溯到一百多年前的一起海難……。

一八七一年琉球的宮古島貢納船,在完成繳納織布與穀物等的年貢、準備歸返家鄉的途中遭遇海上風暴——據說是名為「臺灣和尚」的秋季颱風,時隔約莫一周的漂流,來到了長滿林投與龍舌蘭、陌生的南方土地。這片衝擊著大浪的海灣,是瑯嶠九棚灣,也就是今天的恆春八瑤灣。
遇難的琉球民在失去三名同伴後,艱辛上岸。先是有二名行商的漢人警告會遭遇獵人頭的大耳族,可是琉球民與該二人發生齟齬,最後沒有接納他們的提醒而繼續前行,於是來到了排灣族的部落——高士佛社。
剛從別處遷徙到這片新開墾地的高士佛社族人們,為這群琉球民提供了水與芋頭,並讓他們在部落中歇息。依照族人的慣例,將部落的飲水提供給外人,就表示彼此建立了友好的關係。
然而,第二天事情卻發生急劇的變化,琉球民因故倉皇地離開落腳的部落。原本欲上山打獵的族人發現後,緊追逃離的琉球民並發生了流血事件。六十六名琉球民中共有五十四名殞命,其餘十二名則受到當地與原住民做交易的客家人的保護而得以倖存下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