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兩百多個喜憨兒當我的兄弟姊妹」——專訪真善美基金會胡川安

標準

主持:李宗義(清華大學社會學博士)

受訪者:胡川安(中央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真善美基金會執行董事)

時間:2020年7月14日

撞見社福圈中的人文學者

李:2020年五月,游擊文化出了一本書《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那時出版社送了一本書給我,我看了這本書,覺得很感動,在日本有這樣的企業,針對身心特殊者,辦了這樣的企業,而且大部分的員工都是智能障礙者。

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_書封_0305_2

後來在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胡川安,得知他是真善美基金會執行董事,長期照顧喜憨兒、培訓智能障礙者工作,於是便興起了採訪川安的念頭。

因為當我們在看日本的故事時,總覺得有些隔閡,日本好像本來就應該這麼好,因此閱讀《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就會想了解台灣在身心障礙者的就業方面做得如何。川安既是這個領域的參與者,又是一個說故事的專家,最近他也出了一本跟京都有關的書《京都歷史迷走》,所以這次就想請他聊這本書以及聊他的經驗。
20200714_160805

看完日本的故事,然後呢?——台灣NPO的故事在哪裡?

胡:我平常的正職是中央大學中文系的老師,不過這裡也是我的正職,這是我家,我在真善美社會福利基金會擔任執行董事,公務員能夠兼任的就是非營利組織。我父親在二十多年前創立了這個基金會,他六年前過世後留下了兩百多個喜憨兒給我當兄弟姊妹。

胡:《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這本書在講日本一間做無塵粉筆的公司,他所聘用的員工,大部分都是身心障礙者,而且他聘用身心障礙者的歷史已經有七十年了。

我在看這本書時,有蠻多感觸的。我們以前都覺得國外有多好、多厲害,但這次疫情來臨時,我們才發現台灣是最好的。但是,為什麼之前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那麼好,我想那是因為我們的故事沒被講出來。

而在NPO領域也是如此,我父親二十幾年前就開始做真善美基金會,開始照顧所謂的喜憨兒,也就是心智障礙的孩子,我觀察他二十幾年,以及我們基金會二十幾年,我覺得台灣的NPO,有些做的並不比日本差,但為什麼他們沒被看見?一樣的,那是因為很多故事都沒有被講出來。

智能障礙者怎麼工作?翻轉被照顧者的角色

李:剛剛川安已經稍微介紹了這本書,日本有這麼一個企業,長久以來大部分的員工都是智能障礙者。這給我們一個很大的啟示,因為在過去,我們總覺得身心障礙者是被照顧的,台灣現在很多家庭裡有身心障礙者,常常出現的狀況是一個人就拖累了全家,因為他沒有生產力、沒辦法照顧自己,而且人生還好長。可是這本書,卻翻轉了這個想法,告訴我們身心障礙者也可以照顧自己、也能擁有工作的能力。

我想問川安的是,你既是一個參與者也是一個旁觀者,在真善美機構裡這些我們社會認定需要幫助的人,到底他們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胡:我們這邊大部分都是啟智高中畢業的,家長送他們過來,是因為孩子十八歲啟智高中畢業之後,如果沒去工作、沒去參與社會的話,他的能力就會降低,所以孩子來我們這邊,我們要讓他適調能力變強,就是要讓他去工作。

這些身心障礙者,以前我們都覺得他們需要被照顧,但我們自己在基金會裡面,我們有專門在服務就業的部門,裡面有四、五十個服務對象都在外面工作,而且他們領的是一般大眾的薪水,一個月二萬、三萬,有些可能是在加油站加油,有些是在葡萄王幫忙檢查過期的食品。

他們工作非常認真。他們可能無法負擔非常精密的工作,比方做晶片,但像加油這種工作,可以切分成十幾個步驟,只要每個步驟再加以訓練,他們就可以做得很好。

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的工作態度

李:《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書中提到,這些人的工作能力其實不輸正常人。

胡:沒錯,我們這裡有些人從事的是清潔工作,他們必須洗馬桶,正常人會覺得很臭,而我們一般人也都覺得清潔工作是比較不好的工作,但這些小朋友以前在外面,人家都不給他工作,因此當他得到這份工作,他會感覺被需要,反而會很珍惜。

20200714_134400

只要我們能把一份工作的流程介紹清楚,他們每一個部分都會做得很仔細,比方說馬桶的凹槽有污垢,他也會清得非常仔細。或例如在加油站,如果一般人可能會一邊滑手機一邊幫你加油,可是這群小朋友在加油站就會非常認真。

而且因為加油站不能抽菸,他有時候看到黑道大哥在抽菸,他也不知道那是黑道大哥,就叫他不要抽菸,他沒有在看你是什麼人,他只是覺得這是不行的。他們工作反而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比我們一般人還仔細。

李:我在《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書裡看到的,最讓我驚訝的地方是觀念的轉變,也就是我們的社會或企業必須要創造出讓這群人發揮他們價值的地方。

但是在台灣,企業可能會覺得他們之所以聘用身心障礙者,是為了應付政府的規定,所以企業常常會覺得很麻煩。所以我很好奇,真善美基金會這裡的人出去工作之後,你們收到的企業反饋是什麼?企業會覺得這樣的人是他們真正需要的人嗎?

胡:如果我們以工作的要求來說的話,例如在加油站,就要完成加油的每個步驟,洗車就是要把車洗乾淨,洗馬桶也要洗乾淨,他們做的都超出了一般人,因為如同我剛剛說的,一般人都會覺得這不是值得重視的工作。

所以相較之下,企業都很喜歡這些小朋友,而且這些朋友不太會說很累,因為他們以前有些可能居無定所,你突然給他一份工作,他會非常認真正視這份工作。比方說,我們這邊去加油站工作的人,分成兩班,第一班早上六點就要出去,即便冬天那麼冷,他們也是五點就起床,五點半就提早在門口等公車。因為他很怕沒了這份工作,他人生的一些價值就失去了。

20200714_134754

工作不只是工作,還能帶來朋友

李:《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書裡有提到有些家屬無法相信自己的孩子竟然可以搬到外面住,原本他們都以為必須照顧孩子一輩子。你在這裡有沒有觀察到一些孩子,從原本無法工作到可以工作之後的一些轉變?

胡:我講兩個例子,一個是家庭狀況比較不好,一個是家庭狀況比較好。家庭狀況比較不好的,政府可能會給他一些社會福利,比如每個月二萬,這個錢是由大家的稅金來支付的,但當他們去工作、甚至有了積蓄,政府就不用再補助他們,因為這些小孩賺的錢都在他們自己的戶頭裡面,他們脫貧了,納稅人不用再給他們錢。

有一次我們一位有工作的孩子,看到電視說受災戶需要大家的捐款,他就跟老師說他要拿錢出來捐款,這些小孩沒有數字概念,捐一元或一萬,他都沒概念,他只要明天能吃得飽就好,所以對他來說,捐款就是想幫助別人、服務社會。

另外一個是家庭狀況比較好的,他家還蠻有錢的,他在家裡就是少爺。他到了三十歲,不想運動、不想工作,不運動會變胖變老,所以他媽媽就把他送來這邊。

他剛到這裡時不太適應,因為我們要他自己打掃環境、自己做一些事情,後來也培訓他去加油站工作。一開始他雖然不適應,但後來他在加油站認識了工作上的朋友,他變得非常喜歡加油這個工作,而且還可以獲得一些酬勞。那時他媽媽就很訝異:為什麼我的小孩可以去工作?

記得有一年過年時,排班排到他,他反而很高興,因為他覺得待在家裡太久很無聊,他想要跟夥伴一起去工作。現在的他,不必天天回家,一到五住在機構裡,六、日再回到家裡,他也覺得一到五住在機構不錯,雖然他常嫌我們的飯菜不夠好,但是他邊嫌還是邊想留在這裡。

所以工作除了是一份報酬之外,也能跟一群人一起相處,會讓人們有參與感。而家長也可以脫離原本的照護角色,經過一段時間,他會看到自己的小孩長大了。

 一群不可忽視的勞動力

李:在你的經驗裡,台灣的企業是否覺得這群人是可以用的?

胡:我覺得當然是可以用。身心障礙者就業比較複雜的地方是,你要了解他的能力,有一些被判定為重度智能障礙者,但他可能很壯,像我們裡有人可以一手拿二十公斤的水,還可以走路,工地的人都會喜歡這樣的人,但若借用一小時,可能就會送回來了,因為那不是在照顧的環境。

雇用身心障礙者比較困難,因為你要了解每個人不同的習性,而且他的生活可能有他的固定性,就像小孩一樣會有依賴性,所以通常還需要我們的志工去幫忙,這種我們叫輔助性就業,假設一個班五個人去工作,可能需要一個老師陪同。

因此外面的企業可能會覺得負擔這樣的薪水比較麻煩,但假如是脊髓損傷的,或坐輪椅的,他的手功能很好,可以打電腦,就非常方便,我想企業主都會非常喜歡用,而且你交代他的工作,他也都能完成。所以關於身心障礙者的就業,可能要分成不同面向來談。

不過,對於台灣的勞動力來講,我們一定不能忽視身心障礙者,如果企業主能關注到這群人,就會發現他們對於工作的需求很強,如果有工作的話,他們會非常看重這份工作,跟我們一般人不一樣。

用自己會的能力幫助他人

李:這本書裡,有一部分是關於接班的問題,書中第四代社長原本不太了解爸爸做的事,他接受的是MBA的訓練,剛接班時,他覺得企業怎麼能這樣搞呢?其中有一段掙扎的過程,你正好也是接你爸爸的基金會,當初接下爸爸這個擔子的時候,心情如何?

胡:我爸是在我20歲時創辦這個基金會,剛好是我念大學的時候。當初我爸給我的想法是,你大學畢業了應該要有自己的專長,雖然我學歷史,大家都問我以後要做什麼?

我爸說不管你學什麼,大學畢業就是要成為一個有專長的人,你以後可以自己找工作、自己養活自己。但他累積了一些財富,他想到社會有一些需要幫助的小孩,需要我們去幫忙,他覺得在我們能夠溫飽的時候,就去幫助別人,這是他給我的想法。

李:你要寫paper ,又要教書、寫書,會不會覺得做基金會的事情很煩?

胡:我覺得寫paper比較煩(笑)。

看到這些小朋友,會讓我覺得人生還蠻有意義的,因為他們是一個一個個體。當人家問我接這個工作煩不煩,是因為大家都把這個當成一個工作,但是沒有看到後面的回饋。

為什麼社會把他們當成負擔?那是因為大家沒有機會接觸到一個個的個人,像我看我們機構,有些是二十年前就住在這裡,他明明年紀比我大,每次見到我都叫我哥哥,所以我覺得我跟他們是有連結的。

這個連結讓我看見他們每個人不同的能力,所以我就想我能不能講他的故事給大家聽,以前我們都覺得人好像變成一個個的物品,一個一個齒輪嵌合到工作裡,而忘了回到人的本身。我們在思考工作時,還是要去思考這個人適合什麼樣的工作,而不是要求人符合某個工作。

如果能看見個人,我就會去想要怎麼幫助他,他可以發揮什麼能力,他可以達到什麼樣的任務,你再幫他找到適合他的工作。

我覺得我自己也是這樣,原本也覺得我學的東西,不能幫助到這些人,但沒想到後來發現,我學人文的,我會寫故事,我可以幫他們的故事寫出來,我的財務能力可能沒有我爸那麼好,也沒有社工老師的專業,但我會把這些人的故事講出來,這就是我的能力,我可以用這個能力來幫助他們。

20200714_161440

一般員工成了照顧的一方,而障礙者員工則變成受照顧的那一方,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標準

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_書封_0305_2

日本理化學工業的大山會長希望障礙者能獲得工作的喜悅與幸福。他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以及費盡心力這麼做,就是因為這些少女工作的背影,她們的工作姿態默默地為她們代言。大山會長不論什麼時候都不希望將她們與一般員工分別對待。為了實現僱用障礙者,終究不能只靠大山會長的決心。若是缺少了與障礙者一起工作的一般員工,他們的理解和堅強的意念和志氣,是不可能達成的。

會長回首當時:「那時障礙者的工作就是擔任一般員工的助手。他們看不懂字,也不會數數,只能待在一般員工旁邊,幫忙搬東西、堆東西。即使如此,一般員工很快地允諾:『我們會幫忙照顧他們。』我們因此能繼續僱用障礙者。」但是,不久之後職場就發生了爭執。在工廠的生產線上,即使一般員工和障礙員工一起工作,也不可能做同樣的工作。對於一邊看顧障礙者、一邊工作的一般員工來說,工作負擔當然變重了。

大山會長清楚記得當時的情況。

「在工廠或休息區,一般員工總是一直照顧障礙員工。就好像養護學校的老師一樣,不,更應該說是,為了不增加他們的困擾,手把手地教他們。」長久在這裡工作的員工理解大山會長的志氣和心情,就這樣默默地幫忙,不過為了生活來這裡打工的主婦就不同了。

幫忙粉筆生產線的兼差族開始抱怨。『我們要出手幫忙,增加了我們很多額外的工作,而且他們拿到的薪水竟然跟我們一樣。』也有人直接就過來談判了。大部分兼差族的薪水都是最低薪資,他們當然沒辦法接受他們領的薪水,和障礙者一樣多。大山會長已在心中誓言要僱用障礙者,隨著人數增加一、兩人,他也沒想到會引起這樣的反應。 繼續閱讀

《牆國誌:中國如何控制網路》

標準

游擊文化《牆國誌》立體書封

基本資料

編號:Window 07
出版者:游擊文化
原書名: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How to Build and Control an Alternative Version of the Internet
作者:詹姆斯.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
譯者:李屹
出版日期:2020年6月4日
ISBN:978-986-97627-8-6
頁數:400頁
定價:480元
規格:14.8 x 21 cm/平裝/單色

 

 

 

【內容簡介】

監視審查,無孔不入
中國防火長城如何戕害全球網際網路

中國如何打造出一個受其控制、扭曲變形版本的網際網路?
網路理當是促進民主和自由的一股力量,這樣的願景怎麼就失落了?
審查機制未露絲毫敗象,反倒步步進逼,又是怎麼一回事?

 

中國的防火長城是世界上最龐大的線上審查機制,打從網際網路傳入中國,政府便持續致力於擴張審查範圍,不出數年,當局便在思科等矽谷菁英的協助下打造出防火長城,監控與過濾國內所有線上活動,並用以對付法輪功、圖博人、維吾爾族和異議人士。

全球各地的反審查人士透過各種翻牆軟體和VPN大戰審查機器,然而有能力與管道「翻牆」的中國用戶仍屬少數,且時至今日,一批新崛起的中國科技巨擘已發展出完整的替代服務,各種國外熱門網站都有了中國式的替代品。這些替代品積極配合政府的審查制度,甚至搶在政府前頭審查,並且為此獲利甚鉅。Google、Yahoo和Facebook等科技巨頭為了進入中國市場,皆曾嘗試配合中國審查制度以搶分一杯羹,然而最後全都失敗收場。

近十年來,中國開始嘗試把防火長城的影響範圍擴展到其國界之外。中國駭客透過網路釣魚郵件和惡意程式入侵目標的電腦或伺服器,受害對象包括流亡圖博人、外交官、軍官、議員、記者、外國企業,甚至是美國的政府單位;中國的外交代表則逐步滲透聯合國和其他國際組織,一點一滴削弱開放的網際網路所受到的國際保護;此外,中國也積極將強化長城的科技輸出到其他國家,例如俄羅斯和非洲大陸上所有中國的盟友。

極權國家維穩優先,科技巨擘利潤至上,網路理當是促進民主和自由的一股力量,如今卻在這兩者的雙重夾殺下,失落了願景。我們究竟何以走到這一步?如今又該何去何從?

CNN記者詹姆斯.格里菲斯耗費數年進行調查,逐步拼湊出中國防火長城的發展歷程與運作機制。他將在本書中說明,中國何以打造出這部審查機器,而防火長城的觸手又是如何伸出中國,進而影響了全世界每個人的生活;以及,如果我們想保護網路的自由、開放、民主與透明,又能夠怎麼做。

繼續閱讀

讓自己的心凍避免他人的心痛

標準

※每當社會發生精神失序者攻擊他人的新聞時,就會引起社會各界的爭論,有人責難家屬沒把人看好,有人則為家屬講話,說他們有眾多苦衷與無奈。那麼家屬真正的心聲是什麼?

底下這篇摘文出自《屋簷下的交會》,時任社關員的作者任依島,在小燈泡事件之後,訪視一位家屬,這裡紀錄了這位家屬的心情。


文 ∣ 任依島

每次下午去您開的簡餐店,您總是親切地泡茶給我喝,外加點心、餅乾,讓我覺得就像是去親友家聊天。對於唯一的兒子,妳總是平淡地說:「他現在有工作就好了,雖然保全錢不多,但起碼不用跟我拿錢。雖然錢都亂花,但只要不對家人亂發脾氣就好。」聽到他近幾個月的狀況還算穩定,不禁替您高興,只是對於他不願接受訪視,仍感到可惜。

昨天去您店裡,您流露了少見的擔憂與害怕眼神。您照例燒了開水,等待水滾的同時,緩緩說起前幾天看到內湖女童的新聞之後,您就不敢看電視了。一部分當然是覺得兇手很殘忍,那麼小的孩子,看了就心疼,另一部分則是……您猶豫地轉而問我,想必不少家屬跟我反映類似的狀況吧?正好奇您接下來要說什麼,您沉默了一下,欲言又止。 繼續閱讀

▼活動取消_5/5弱勢就業的工作再設計與社企發展

標準

【取消通知】
原訂2020/5/5 晚7:30-9:30舉辦的《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新書論壇——弱勢就業的工作再設計與社企發展。

因疫情關係,決定延期。待疫情過後,我們會再安排時間舉辦,請有興趣參加這場活動的讀者,持續關注游擊文化粉絲頁的訊息!

▼主講
胡哲生(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理事長)
陳節如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理事長)

▼主持
盧世安(人資小週末社群/社企創辦人)

「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工作的幸福,以及幫助別人的幸福」

標準

以下摘錄自《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序章

「我們想要做這家公司的書。我們想要將這家公司經營者的整個家族、還有公司員工工作的姿態傳播出去。」

幻冬社的編輯佐藤有希和丸山祥子屢屢這樣告訴我,並引我而來。我和兩位站在這家公司前面。我抬頭望著窗戶,既緊張又興奮,充滿複雜、特別的情緒。

年青、耿直的佐藤和丸山,他們的想法打動了我,我有種終於來到貴寶地的感慨。大山泰弘長年經營公司,在2009年榮獲澀澤榮一獎(針對繼承澀澤榮一的精神開展企業活動,且公認對社會有所貢獻的企業,所頒發的獎項),並將經營權交棒給長男隆久。我們帶著興趣和關心直接詢問他們。還有,能採訪在這裡工作的員工,我們特別感謝有這樣的機會。

日本理化學工業位於日本神奈川縣川崎市高津區,聲名遠播的契機之一,是2008年經營學者坂本光司出版了《希望這家公司永遠在:日本最值得珍惜的5家企業》。同年,東京電視台節目《寒武紀的宮殿》也播出採訪日本理化學工業的內容。這間僅有八十位左右員工的小公司,也因此被認為是「日本最值得珍惜的公司」而廣為人知。

9789869762779_b3

日本理化學工業是生產粉筆的公司。

目前為日本粉筆市占率50%的領頭羊廠商。他們有生產線,製造以扇貝殼為原料,抑制粉筆飛散的「無塵粉筆」和能在玻璃或白板這類光滑表面上,畫出顯色明顯、用濕布就能輕易擦拭的筆記工具「Kitpas」。

為什麼一間粉筆工廠會引發那麼多關注呢?其中大有理由。
繼續閱讀

《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創造工作喜悅的社會企業》

標準

因為被需要,所以幸福_立體書+書腰

【基本資料】

編號:Window06
出版者:游擊文化
原書名:虹色のチョーク
作者:小松成美
譯者:林尚興
封面:江孟達
出版日期:2020年4月8日
ISBN:978-986-97627-7-9
頁數:244頁
定價:360元
規格:14.8 x 21 cm/平裝/單色

【內容簡介】

「我不認為公司只為了提升營業額、增加利潤而存在。人正因為被別人需要,才能感到幸福。人正因為能從事感興趣、有存在價值的工作,才能對工作引以為傲。我希望在這裡工作的每一個人都能感到幸福。」——大山泰弘(日本理化學工業會長)

一家有七成員工是智能障礙者的公司,卻創造出市占率最高的粉筆,成功的理由是什麼?
動人心弦的紀實作品,描述家族的宿命、經營者的苦惱、同事的疑惑和工作的喜悅

日本理化學工業,被譽為日本最值得珍惜的公司,他們把「僱用心智障礙者、實現工作的幸福」,當作企業的經營方針,至今已經貫徹六十年,目前有高達七成的員工都是心智障礙者。他們不仰賴政府補助生存,也不讓消費者基於同情心購買,而是以製造出優良的產品來吸引消費者。他們所製造的粉筆,在日本市占率第一,並且外銷到世界各國,台灣所進口的Kiptas無塵粉筆,便是出自日本理化學工業。

這是一本由經營者家族、員工、障礙者的家人,共同譜出的動人經營故事。
日本理化學工業原本是只僱用一般人的粉筆工廠,因為一位特教老師的懇求,而讓兩位心智障礙少女實習。她們認真工作的姿態,撼動了經營者與一般員工對障礙者的看法。經營者看見她們因為可以工作而充滿幸福的模樣,感受到經營者的使命,從中萌生「經營一間讓重度智能障礙者幸福的公司」。

 但這樣的公司要怎麼經營,又要如何在市場上生存下來?
當美好的理想碰到現實時,要怎麼想、怎麼做,才能維持初衷?

 作者透過採訪經營者家族,呈現日本理化學工業橫跨四代的歷史,他們如何在各方面下足功夫,好讓障礙者成為公司主力這件事得以成真,並且落實一甲子。包括
◎如何依據障礙者的認知能力來設計工作流程,讓這些原本可能會在教養院度過一生的人,發揮潛力、成為受人尊敬的職人?
◎如何經營職場環境,讓一般員工與障礙員工能夠平等對待?
◎如何根據員工的身體狀況與年齡,來調配工作?

本書特別的是,不只記載公司的歷程,也採訪了障礙者的家人,訴說心智障礙家人有工作這件事,對他們的意義。

日本理化學工業的存在證明了,只要願意去了解每個人的特質,設計出適合各種員工的工作內容,公司就能從員工積極正面的態度,以及高超的職人技術當中受惠。

 感動推薦】(按姓氏筆劃)
吳玉琴(立法委員)
胡哲生(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理事長)
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陳節如(台灣社會福利總盟理事長)
舒靜嫻(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
黃盈豪(東華大學民族社會工作助理教授、原住民深耕德瑪汶協會秘書長
褚士瑩(國際NGO工作者、作家)/專文推薦
盧世安(人資小週末社群/社企創辦人)
礙的萬物論(亞洲最大身障就業社群平台)

 【好評推薦】

胡哲生(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理事長)
企業是資源與科技使用最有效率的組織,他如果願意將「弱勢族群關懷」加入到「經濟獲利」,成為雙目標的經營組織,便可以創造純粹經濟組織沒有的效益成果。當然他需要創新經營構想、跨領域創業夥伴、廣泛的社會資源投入與整合,成為有心也有能力的社會企業。

黃盈豪(東華大學民族社會工作助理教授)
推薦這本書給助人工作者閱讀,信仰「優勢觀點」和「助人自助」的社工和非營利組織工作者,可以在這本書中找到很多的支撐和同理,也能反思主流把障礙者保護在家庭或社會福利機構,真的是最好的方式嗎?也推薦本書給對社會企業和社會經濟有所憧憬的讀者,鑲嵌在經濟關係中的人情義理,除了人與人之間的互助、支持,還有家族關係的堅強支撐,日本理化學工業這個故事是深具啟發和令人感動的案例。

孫友聯(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
沒有「有障礙」的人,只有「有障礙」的社會。長久以來,因為社會對於障礙者的不了解,無形中築起一道看不見的帷幕,不只孳生了歧視,也惡化了社會不平等。這本書記述日本一間社會企業的真實故事,無論是對每一個主角生命韌性的刻劃,抑或在每一個故事轉折中標示出社會進步的啟發,都可以讓我們對消弭歧視和實踐社會平等有更豐富的想像。希望更多人能夠看到這美麗邂逅中的繽紛色彩,並轉化成更多共善共存的力量,生生不息。

盧世安(人資小週末社群/社企  創辦人)
「社會企業」其實是為最優秀的企業創辦人與經營者而誕生的模式。因為唯有融合「商業的腦」與「憐憫的心」的創業家,才能出於一種靈巧又真誠的心,並在商業的巧思中,拔出這隻被社會歧視巨石所包裹的「石中劍」!也許您以為社會企業是近些年才出現的產物,看了這本書之後,您就會發現,社會企業早就存在了——就在一個優秀的商業經營者慈悲湧現的那一刻!

礙的萬物論(亞洲最大身障就業社群平台)
身障者光譜紛繁、就業跨度大,一致的是工作對身障者來說不僅是一份溫飽,更是發揮自我價值、對社會產生影響力的舞台。本書呈現日本理化學工業以商業營利模式,永續支持身障者就業,以及公司如何發揮員工特質、輔以適才適所的職務設計,打造高品質產品。這些都是「礙的萬物論」在身障就業議題裡持續關注的面向,期待身障者於工作中汲取成就感的同時,也有機會創造產值、幫助就業生態系茁壯共榮。

 【作者簡介

小松成美
1962年出生於橫濱市。曾任職於廣告代理公司,1989年開始寫作。寫作主題多樣,發表過報導紀實、運動紀實、訪談等作品。著作包括《中田英壽 鼓動》、《中田英壽 自誇》、《YOSHIKI / 佳樹》等

日本理化學工業
粉筆製造商。1937年成立,以現任會長大山泰弘接受兩位障礙者為契機,開始僱用障礙者。1975年,在川崎市打造日本最早多數僱用障礙者的模範工廠。現在僱用的83名員工中,有62位是障礙者,僱用障礙者的比例超過七成。因經營學者坂本光司在《希望這家公司永遠在》一書中的介紹,使得日本理化學工業在經營管理與社會福利這兩方面都備受關注。

【譯者簡介】
林尚興
東海日文系畢業 ,曾擔任出版社編輯與翻譯工作。

【目錄】

推薦序  從「Aboutness」到「Withness褚士瑩

序章
第一章 日本最值得珍惜的公司
沒預料備受關注和不變的日常
在粉筆生產線工作的智能障礙者
按照理解力不同,所下的功夫
為了達成工作喜悅,完成目標
日本理化學工業的王牌
智能障礙者成為公司的戰力

第二章 障礙者家屬的想法
有工作能生存:本田真士和母親的故事
藉由工作萌生責任感和使命感
本田家的家庭牽絆
有工作能生存:中村傑和母親的故事

第三章 實現工作幸福之路公司跨越過的苦難
日本理化學工業橫跨四代的歷史
第四代社長大山隆久的挑戰
僱用障礙者的理想和現實
從經營危機中記得的焦慮和糾葛
每日工作萌生的感謝和感動
貼近障礙者的大姊大山真里
因擔負責任而獲得誇獎
在生產彩虹粉筆的公司工作這件事是?

第四章 從粉筆屋誕生:身為經營者的天命
相模原殺傷事件的衝擊
與兩個少女相遇
決心僱用障礙者
職場發生的不合與跨越逆境
以成為世界上沒有前例的公司為目標
對別人有助益而感到幸福,證明了「共感腦」
社會福利實踐了什麼是「皆働社會」
榮獲澀澤榮一獎

第五章 障礙者與其家庭的生存之道
林緋紗子:第一期受僱的障礙者
林家的故事
有一家人一起生活的覺悟
對日本理化學工業的感謝,從未改變

終章

游擊文化新書預告:《牆國誌》

標準

游擊文化新書預告

 

詹姆斯.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的《牆國誌:中國如何控制網路》(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How to Build and Control an Alternative Version of the Internet)繁體中文譯本,即將於2020年6月上市!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作者簡介】

詹姆斯.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
CNN記者兼製作人,現駐香港。曾於香港、中國、南韓、澳洲等地替《大西洋》(Atlantic)、《Vice新聞》(Vice)、《野獸日報》(Daily Beast)製作報導。格里菲斯亦曾於《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擔任記者兼助理編輯,並在該報2014年對於香港雨傘運動的獲獎報導中扮演了關鍵角色。 繼續閱讀

踏在交界之處:當社會學遇到觀光人類學

標準

05

※編按:本篇文章為《觀光人類學》的譯序

文|許雅淑(清華大學社會所博士、《觀光人類學》譯者)

翻譯這本書,對我來說,是一個美麗的相遇,充滿了許多巧合,其一是書中有許多內容和我博士論文研究主題「發展的文化轉向」不謀而合。「發展的文化轉向」是指從1980年代以來,世界各國面臨經濟發展的瓶頸,紛紛投入文化相關產業,冀望以文化作為經濟發展的解方。為城市行銷觀光是重要的文化產業之一,愈來愈多城市透過各種文化活動或是投入大筆資金興建巨型博物館或文化特區,來提高地方的競爭力,或打造城市品牌來增加觀光的吸引力。例如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畢爾巴(Bilbao)所興建的古根漢博物館,現在已成為以文化引導城市復興的標誌,這座博物館為當地創造了超過一千個全職工作,遊客也因此增加了八倍。除了博物館還有文化特區,例如阿姆斯特丹的NDSM、倫敦的斯特拉特福市(Stratford),以及香港Jocket Club Creative Arts Centre(JCCAC)與西九龍文化區、北京798 Daishanzi Art District等,都是透過文化特區來培養文化人才、建立創意聚落、提振觀光活動。

在二十一世紀,文化觀光已經成為地方經濟的策略性資產。 繼續閱讀

無法對孩子說出歷史真相的年代

標準

李永熾與李衣雲

※編按:曾經,在台灣,人們是不准且避談228的,學校的課堂不教,家中的長輩也怕孩子知道會惹來橫禍。在《邊緣的自由人》一書當中,就有一段父母無法對孩子說出歷史真相,而且還必須忍受孩子接受黨國教育的記載。

李永熾口述/李衣雲執筆

李永熾原本就很關心台灣的主體性,在他看來,台灣與中國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國家。構成國家的要件是土地、人民與主權,這些台灣都有,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後,不只在政治上進行壓制,更可怕的是從思想上把「中國」灌輸到台灣人的意識裡。法國社會學者傅柯所說的權力內化,就是讓一個人從內部產生自我制約,比起外在暴力,這種內化的控制才是最根深蒂固、難以動搖的,而整個國民黨統治台灣的歷史,就是很好的例證。在中國化政策之下,教科書、媒體全部都從中國本位出發,台灣人一出生得到的資訊就是「我們是炎黃子孫」,父母就算不同意,也不能直接說出來,白色恐怖就在背後監控著。等到接受中國民族主義教育的世代長大,中國化的權力也已經在他們的內部紮根,被他們當成是理所當然的真理,也就不會質疑國民黨統治的正當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