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過二戰,1946年從日本回鄉的台灣青年,心中懷有什麼樣的心情呢?

標準

9789869236423「從基隆到台北花了一小時以上,這段期間,我坐在卡車上欣賞故鄉的風景。睽違四年才見到的山河,與其說是觸動了我的心,反倒更重重地顫動了我的脊髓。我感到胸膛變成一個空洞。今後我的心會被什麼東西填滿,我毫無頭緒。總之,遊子帶著一顆空洞洞的心,就要回家了。

卡車開進台北,停在太平町的大馬路上。據同車的乘客說,這個日本時代的地名,現在改名為『延平路』。想必是取自延平郡王,又稱國姓爺的鄭成功吧。乃木、兒玉、明石等,這些取自日本總督姓氏的地名,肯定也會改掉。對我來說,眼前的街景仍舊是太平町,並沒有延平路的感覺。新名字目前還很陌生,但早晚會在這片土地扎根。新舊兩個地名的地位,遲早會在大家的內心互換;總有一天,其中一方會被人遺忘。」(《憤怒的菩薩》65-66頁。)

「戰爭摧毀了好幾百萬人的愛,傷口仍在隱隱作痛。若是能夠癒合的傷口,那還算慶幸。但有些傷口是永遠敞開的,再也無法痊癒……溫熱的鮮血,不斷自傷口淌出――想到這裡,此刻的心情無法言喻。」(《憤怒的菩薩》55-56頁。)

「我在東京念書,大學畢業後進入公司任職。稱不上平凡,但日子也算過得平穩。這八年之間,另一塊土地上發生了別的事情,人與人之間有了異常的糾葛。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鬥爭,每個人也在心中和自己對抗。受傷的人淌出汩汩鮮血,在我眼前做出最後的掙扎,那模樣令我不忍直視。」(《憤怒的菩薩》283頁。)

《憤怒的菩薩》
讀冊生活: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83615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16666
誠品網路書店:http://goo.gl/V1c8Ui
金石堂網路書店:http://goo.gl/rmzF6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