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舜臣與山崎豐子的戰爭體驗

標準

1

「二次大戰之後,日本人的命運有了什麼樣的變化?本書若能成為讀者們再次思考這個問題的契機,實在讓我深感榮幸。」

這話出自山崎豐子《作家的使命.我的戰後》的〈前言〉。在這部自述作品中,山崎豐子這麼寫道:「戰爭時我還是一名學生,戰爭的體驗是難以忘懷的。在我的世代,男性被徵召為學徒兵,女學生則是被動員去擦子彈。我們的青春就這樣被戰爭剝奪,這股憤懣,直到戰後都無法磨滅。我在寫完《兩個祖國》之後,總算是幫戰後的自己,劃下了一個句點。」這位自言「戰爭之後,我的喉嚨仍像被什麼東西哽住一般,無法釋懷」的小說家,以寫作「戰爭三部曲」——《不毛地帶》(1976-1978)、《兩個祖國》(1983)、《大地之子》(1991)——來對「戰爭」進行深刻的反省與叩問。

2  3  4

 

山崎豐子所談到的「學徒出陣」和「學徒動員」經驗,對於和她同樣出生於大正13年(1924年)的陳舜臣來說,並不陌生。在自傳體小說《青雲之軸》和半生傳記《半路上》,都有相關的描寫。山崎豐子出生、成長於大阪,陳舜臣則是在神戶度過童年與青春期。山崎豐子在京都女子專門學校國文科讀到二年級時,被派去軍用工廠擦子彈,學業就此中輟,陳舜臣則是因戰事緣故提早自大阪外國語學校的印度語科畢業。兩人的學習之路都受到戰爭的阻礙。

山崎豐子在《兩個祖國》中設定了美籍日裔的人物角色,以此來探問:在戰爭下,「個人與祖國之間,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聯繫。還有,祖國究竟是什麼?」而陳舜臣所體現的「在日台灣人」,同樣在戰爭中遭逢了「祖國」與「認同」的深沈難題。日中交戰下,出身殖民地的在日台灣人該如何自處、又是如何受人看待?正是《青雲之軸》和《半路上》裡的重要母題之一。

青雲之軸(立)     978-986-92364-3-0

《兩個祖國》描寫了美軍研發出僅次於核彈的秘密武器「語學兵」——將二代日裔美國人編組成軍,派赴太平洋戰場,負責竊聽日軍電報通信內容、分析日軍的文書信件、寫勸降傳單,甚至是審問投降的俘虜。同樣地,日軍也將語言人才運用在戰事上。陳舜臣就讀的大阪外國語學校,在戰時意外成了供應軍需的人才庫。《青雲之軸》和《半路上》裡都描寫了這樣的徵召。

對山崎豐子來說,終戰日的到來,並不意味著戰爭真正結束。《不毛地帶》記載了戰後被俘虜至西伯利亞、拘留11年的日本關東軍;《大地之子》則是描寫滯留中國、被日本拋棄的「戰爭孤兒」。這些創痛都可謂「戰爭的延續」。若轉到戰後台灣的社會場景,可看到當時尚未引揚歸國的日本軍人、渡海過來接收台灣的中國軍人、從日本歸來的台灣人、從中國返鄉的台灣人,以及一直在島上的台灣人,而「漢奸」、「叛國賊」的歷史糾結即使在中日戰爭結束後仍揮之不去。這是陳舜臣在《憤怒的菩薩》中試圖架構出對台灣人而言的「戰爭延續」。

angry buddha_cover picture

《青雲之軸》寫到1945年8 月終戰那一日為止,《憤怒的菩薩》以1946年3月揭開序章,《半路上》的時間範圍則涵蓋了前兩者。在大時代下的陳舜臣三部曲裡,「戰爭」始終是陳舜臣低吟的旋律,透過「在日台灣人」陳舜臣穿梭在戰前日本及戰後台灣的切身經歷,我們將看到「終戰/抗戰勝利」以外的深刻戰爭經驗與感受。

陳舜臣與山崎豐子的戰爭體驗” 有 6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陳舜臣與遠藤周作的生涯軌跡(一)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2. 引用通告: 《青雲之軸》、《憤怒的菩薩》、《半路上》──陳舜臣大時代三部曲專題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3. 引用通告: 陳舜臣與遠藤周作的生涯軌跡(二)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4. 引用通告: 陳舜臣與松本清張的半生回憶(上)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5. 引用通告: 陳舜臣與松本清張的半生回憶(下)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6. 引用通告: 陳舜臣與大江健三郎的成長時光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