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野間的幸福出版》談書會:當喜歡變成工作,閱讀還是幸福的嗎?

標準

【主講】廖志墭(蔚藍文化總編輯)、吳易臨(微貳獨冊
【主持】許家旗(游擊文化)
【時間】4月13日(週五)下午7:30~9:00
【地點】微貳獨冊(台北市大安區光復南路346巷56號)
【主題】當喜歡變成工作,閱讀還是幸福的嗎?

【講者簡介】
廖志墭/蔚藍文化出版社總編輯
以「可樂」一名走跳江湖。
因為幼時羨慕鄰居擁有全套兒童百科,長大後成為無可救藥的書籍佔有狂。求學期間心懷文學夢,卻誤入自然科學領域。在非營利組織打滾多年,才踏進出版圈,歷任讀書共和國內編輯、行銷,水牛出版主編、水牛書店店長。

易臨(10)/微貳獨冊書店
小時候明明不愛看書,長大後卻很愛買書;第三類組的理工科腦袋,出社會後以網路行銷為吃飯工具,也沒想過會有開書店的一天。同時扮演著咖啡店店員與書店店員的夢幻角色,但事實是?

IMG_1479.jpg

家旗: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這本書講的是一家韓國出版社,因為我們想要了解台灣的出版、台灣的書店會怎麼看這本書,所以今天請了出版社的總編輯和獨立書店經營者來和大家分享這本書。

這本書是山鷹出版社成立十年製作的紀念作品,山鷹出版社成立於2005年,他們社長原本是學法律的,畢業後在大型企業工作,後來想回家鄉開出版社,到首爾學習、聽了一些課程後,就回到家鄉開出版社。當時他要在釜山開出版社時,其實出版界的前輩都跟他說開在釜山不是很妥當,因為韓國的出版業大部分都位於首爾和坡州,所以他們出版社成立之後也面臨不少問題。像是他們當時想簽日本講談社的書,講談社卻覺得「你是在釜山開出版社,而不是首爾」,就不把書簽給他們。山鷹到現在已經13年了,出版了四百多本書,這本書其實有點像是他們的「求生錄」。在我們這些同業讀起來,很多內容不只是他們的日常,也是我們的日常,完全感同身受。這本書沒有日劇《重版出來》那麼熱血,但是滿寫實的,所以今天就來和大家分享這本書,也請兩位講者分享自己的經驗。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誠實且無保留地呈現了出版業的狀態

可樂:

蔚藍文化其實是這五、六年才成立的出版社,規模相對也很小,社名之所以會叫「蔚藍」,很大一個原因是因為老闆是花蓮人,他心中有一片廣闊的蔚藍海岸,就是花蓮的東海岸,所以社名就取作「蔚藍」。目前我們公司在台北,但我們也一直在討論一個問題,就是在現在的出版狀況下,台灣有沒有可能有一家出版社是開在花蓮?所以當初家旗跟我說他們要出版這本書,談一間在釜山,相對於首爾比較偏遠的地方,我就想到蔚藍的狀況。不過釜山其實也是韓國第二大城市,我拿到這本書才發現我根本就小看了這家出版社,其實他們並沒有這麼鄉下。

IMG_1480

 

山鷹出版社其實跟我們在《重版出來》、《校對女王》等日劇當中看到的出版社,有滿大的不同。我覺得那個不同在於書寫方式,我覺得日劇,或是我最喜歡的一部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我每次轉電視台轉到都會停下來看,看得熱淚盈眶,那其實是一部很芭樂的好萊塢電影,但在裡頭我看到了一個編輯想要成功,要經歷多少的委屈、被蹂躪。我在這本書裡頭其實都沒有看到這樣的東西,它其實沒有這麼的戲劇化。那它到底迷人的地方在哪?後來我終於抓到一個強烈的感覺,翻開這本書就好像闖進別人的社團辦公室,找到了一本寫滿了編輯碎碎念、看似很日常的社誌或札記。像裡面會說社長老婆要出國,只剩下他一個人帶小孩這樣,這個編輯本身是身兼父職、母職這樣,它是很日常的書寫。

 

我那時候也有問家旗說為什麼這家出版社會出這本書,果不其然他們是為了記念創設十週年而出版的。如果你是對出版這件事有一種嚮往的人,你就可以在裡頭看到一些比較真實的原型。我們太常接收戲劇張力很大的出版社形象描寫,很多朋友會問我在出版社工作是不是很有趣,我都回答:「不啊,出版社一點都不有趣,出版社有很多書,而且在出版社工作的人常常一天到晚累得半死,一點都不熱血。」所以當初我們在定講題的時候就提了一個概念,你們如果有看到活動文案,它第一句話就是引用這本書第一篇的第一句話:

「我創辦出版社的原因就只是因為喜歡書,國小的時候我在釜山市立釜田圖書館度過許多時光,然而國高中時期卻與書疏遠了許多,大學時期又再一次地沉迷於社會科學類書籍。」——《鄉野間的幸福出版》,第12頁。

它開宗明義的第一句話,讓我覺得這本書有點害人不淺,如果你相信他說的,「你喜歡書就可以開一家出版社」,真是太可怕的一件事情,這要譴責一下。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為這本書主要是為了紀念,所以裡頭並沒有雕琢太多華麗的詞藻,或是刻意營造戲劇化的轉變,而是真實地告訴你他們在這裡經歷的事情。比方說在85頁的地方,這篇叫做〈書的流通期限〉,我看到的時候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它開頭寫著:

「來上班的時候,職員們的臉色很難看。
『發生了什麼事嗎?』
『超過二百五十本被退回的書籍送進倉庫了。』」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第85頁。

這其實就是非常真實的,我們每個月每個月都製造出很多書,但有些書我們其實是一直在「造業障」。在出版業裡面,大家很容易以為這是一個有創意、可以有很多建設性作為的地方,但這本書有很多地方也是在告訴你,其實它一點都沒有這麼愉快。

IMG_1490.jpg

不知道在座的讀者來這裡聽這場講座,是不是對於出版這件事情有某種嚮往或某種期待?我覺得這本書對出版界有很多真實的寫照,如果你真的有興趣的話,這是一個可以看見的機會。作為一個從業人員,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比較常想到自己的經驗,而不是說從中可以學到什麼,它不是一本教科書或是工作術,它是真實地呈現,或許他們當初只是想少少印個五百本自己做紀念,但也因為這樣的背景,它留下了很多真實的紀錄。而且裡面不只是有社長一個人的角色在講這件事情,也有編輯、設計師等不同角色的員工,留下了他們在這個場域工作的心情與記錄,這是我覺得這本書很值得一看的地方。這本書就是誠實、沒有保留地呈現出版業的狀態。

家旗:

我覺得這本書有滿多真實、能夠引發共鳴的地方。像山鷹社長就曾經因為新書資訊來不及在出版之前寫好,覺得很焦慮;或是書印出來、發出去之後才發現裝訂錯誤,開始要想辦法去解決。當一個編輯拿到書翻開來發現裝訂錯誤,真的是完全會爆炸,那種壓力其實來自很多方面,一個是公司要再花成本去解決這件事情,第二個是書已經跟通路報告過大概什麼時候要出版,你有可能會delay,尤其是有些通路如果已經分配行銷資源給你的話,那真的是會焦頭爛額。這本書其實是滿寫實地在談這些東西,不浮誇,我在讀這本書的時候真的覺得「就是這樣」。

那接下來就請微貳獨冊的易臨來談談這本書,書裡面有一章其實就是特別在講獨立書店,是山鷹社長寫的,那章的圖說讓我印象特別深刻。那章是在說社長的兒子跑去超市買了一本書,他爸爸就問他為什麼會去超市買?怎麼沒有書店買?那章的圖說就提到,獨立書店進貨的折扣其實比較高,所以很多時候沒有辦法打折賣給讀者,可能會用定價或沒那麼好的折扣賣給讀者,但讀者又會抱怨說書店獲取暴利。就我所知,台灣的獨立書店應該也面臨了相似的局面,所以接下來就請易臨從書店的角度來談談這本書。

 

地方書店經營者的煩惱:「你們的書為什麼沒有折扣?」

易臨:

其實我在看這本書的時候比較像是一個讀者,出版界的朋友可能會從編輯的角度去看,但我反而是作為讀者,覺得書裡寫的內容自己很認同,因為書裡面提到很多地方出版的狀況,其實跟獨立書店遇到的很多問題相關。我就像是站在這裡的店員,看著每一家出版社來這裡辦活動,我們進書、賣書的流程,和我在看這本書的狀況是很相近的。比如說書裡有個編輯提到:

「我作為編輯,生活在人們不閱讀書籍的時代裡,就算想和別人討論書,對方也很容易感到厭煩,連要跟讀者說出「請買書」的話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第98頁。

其實我們來在販售書籍時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有一些客人會問說「你們的書為什麼沒有折扣?」覺得為什麼博客來上面都是75折、85折,為什麼我們是賣原價?我不會覺得這樣問不好,因為這畢竟就是認知上的差異,客人可能會想說可以拿這麼優惠的折扣,在這裡卻是賣原來的價格,不是跟網路上一樣。我通常都會跟對方詳細說明,因為我們進貨價比較高、進貨量也比較少,所以進書的價錢沒有辦法跟網路書店一樣。

IMG_1494

我做書店之後會覺得有些客人真的是為了支持你而來買書,甚至我們有些客人明明就可以在網路上訂,他卻會說「可以請你們幫我訂書嗎?」他其實電腦打開博客來就可以訂,但他就是說「請你們幫我訂,到了再跟我說,我再來拿。」我就覺得很感動。像我們店內有賣書、有賣飲品、有賣咖啡,比例上飲品真的比較好賣一些,書真的是一個不好推廣的東西。但是每當有客人買很多書的時候,我們都會非常非常開心,你點一杯咖啡跟你買一本書,那種喜悅是有落差的,雖然賣書是真的毛利很低,可是我們真的很開心。

為什麼讀這本書我會覺得心有戚戚焉,因為山鷹在地方出版遇到的狀況,跟我們獨立書店其實很像。比方說我們在辦活動的時候,可能有些大出版社就會覺得你們這邊地方太小,我活動可能有一百個人,你們這邊三十、五十個人就滿了,那我怎麼會選這個地方?我們開這間書店的時候其實想得很美好,想說這個地方弄好,大家知道大家就會來,弄得很漂亮大家可能就會想來,如果這是我們自己想要待著的地方,應該別人也會喜歡,結果根本不是這樣,我們想得太完美了,真的沒有人走進來,那我們要想辦法活下去,就開始跟出版社接洽,「你們書有沒有活動?要不要來辦?」我們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去吸引各式各樣的人進來。這本書也有提到山鷹出版社透過去跟讀者接觸,讓書跟讀者能夠更接近,其實我們書店也是一樣,我們書店也是透過活動,去跟讀者接觸。如果你對編輯有興趣的話,我覺得這本書可以讓你了解現在的出版社跟地方書店的狀況,有一個很相近的連結。

 

游擊文化為什麼會想做這本書?

可樂:

我覺得在這本書裡頭,寫了很多韓國的難處,但我自己在看的時候,可能易臨覺得心有戚戚焉啦,但我自己在看的時候想到的是台灣的狀況,因為他們的狀況跟台灣還是有一點落差。比方說他們最大的問題是鋪貨,因為韓國的土地大於台灣滿多的,所以他們的運費比較貴,這件事情可能就跟日本比較像,日本的確會有京都出版社的書就只在京都地區賣,你在東京可能買不到這家出版社的書,或這家出版社只有部分的書會到東京去。這件事情在台灣就比較不會發生,因為台灣就這麼一點大,所以台灣的郵局很友善,你在郵局寄東西,不管是寄到屏東還是新北市,價錢都一樣。所以我在讀的時候,某些心情可能類似,但有些狀況還是有點落差。這本書很誠實地呈現韓國的狀態,但這能不能被推到台灣出版社的狀態,我倒是覺得還是有一點落差。其實我很好奇游擊文化在編這本書時,這件事情有沒有考量過,就是書裡的實際狀況可能跟台灣會有落差?

責任編輯姵妤:

一開始想簽是因為自己對書的內容很好奇,所以想做,當時查了一下台灣市面上的相關書籍,發現介紹韓國出版狀況的書其實非常非常少,大部分都是在談日本、歐美的出版界,而且通常都是有名的社長或編輯寫的回憶錄,或是記錄個人和作者的互動,所以覺得台灣還滿缺乏這一塊的。

其實當初會認識山鷹出版社,是因為山鷹簽了游擊文化的一本書《叛民城市:臺北暗黑旅誌》,這本書是在介紹臺北地區的一些另類景點,像是比較邊緣、跟社會抗爭或弱勢族群有關的地點。他們簽了這本書之後,版代也有介紹一些山鷹的書給我們,其中就有這本《鄉野間的幸福出版》,當時就覺得可以禮尚往來,簽一本他們的書,也讓台灣讀者認識韓國的出版狀況。

而且我覺得這本書特別的地方,就跟可樂剛剛講的一樣,它是出版社裡面所有員工一起寫的,不像很多同類型的書,可能只有社長、老闆一個人的聲音,或全部由知名編輯撰寫,裡面可以看到很多真實的出版社經營狀況與編輯、設計師的心聲。像書裡面還有大家一起去倉庫搬貨、找書的劇情,這其實跟台灣很多小型出版社的狀況很像,你可能不會有一個專門的倉儲部門,編輯要做非常多事情,比如說還要製作書訊寄給各級學校跟圖書館,連社長、來訪出版社的作者都一起在那邊貼地址、黏信封。

所以當初簽書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私心很想看,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讓大家認識一下韓國的出版狀況,尤其是這種小型的獨立出版社。我們自己覺得山鷹跟游擊有一點點相像,雖然我們根本還沒有達到這個規模,出版量完全比不上,年資也少很多。那剛可樂講到的問題,就是韓國的狀況可能會跟台灣出版界有一些差異,的確是這樣沒錯,所以我們也希望能透過辦活動來讓大家了解台灣出版界的狀況,我們目前規劃了好幾場活動,也預計要採訪幾位在台灣出版界和書店工作的朋友,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關注我們的部落格和粉絲專頁,上面會有一些相關的活動訊息和文章。

【延伸閱讀】

蔚藍文化,將專業知識普及化的橋梁:專訪蔚藍文化總編輯廖志墭(可樂)

謝一麟/地方與他方的連接—— 韓國釜山《鄉野間的幸福出版》

姜洙杰/《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新書發表會(上)/2018台北國際書展

姜洙杰/《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新書發表會(下)/2018台北國際書展

Openbook閱讀誌/書,是通往異境的機票:韓國山鷹出版社的台北暗黑地景之旅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談書會:當喜歡變成工作,閱讀還是幸福的嗎?”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山鷹出版社的釜山生存記》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