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害與被害,共享彼此的歷史

標準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中文版作者序
平野久美子

諸位曾造訪過位於九州西部的長崎縣嗎?
由長崎市中心起,徒步二十分鐘左右會有一處小高丘,上頭羅列著無數大小不一的石碑。那些是日本作為一個近代國家,在剛起步時發生戰爭後所留下的相關物件,其中也包含了牡丹社事件(臺灣出兵)的紀念碑與墓碑。很遺憾的是,這些石碑已經被棄置到人們記憶的深處,上頭爬滿了青苔。實際上,我也幾乎遺忘了牡丹社事件了,至少在二○○五年以前是如此的……。
那是二○○五年六月十四日的事情。往昔,日本明治政府利用「琉球民海難遇害事件」(一八七一年)當作牡丹社事件發兵的契機,而在「琉球民海難遇害事件」中作為加害者一方的排灣族後代子孫們,於二○○五年六月十四日由屏東縣牡丹鄉前往日本沖繩縣進行拜會,與受害者一方、居住於宮古島的後代子孫們面談,並對自己祖先所犯下的罪行道歉。同時,日本方面的學者們也承認了日本出兵臺灣的作為不當。這是一場非常適合在太平洋戰爭(大東亞戰爭)結束後六十年的時間點上舉辦的和解活動。當我得知此新聞時,很想與各方當事者直接見面並聽聽他們的說法。
牡丹社事件是一起給日本及東亞近代史帶來重要意義的事件,而且加害者與被害者關係相互交纏,牽動到日本、琉球、臺灣原住民、清朝等多方,是帶有強烈政治色彩的一起事件。這本書就是我站在現代的觀點,從頭爬梳牡丹社事件並整理成冊的非虛構作品,而書中的主人公們就是生活在現代臺灣、日本的事件雙方後裔。
為何自己的祖先們必須在此事件中喪命?
祖先的靈魂又還在何方徬徨?

24

立於龜甲墓前,西鄉從道打造的墓碑,基座上可以看到54名受害者姓名。(圖像出處:《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

長期以來,臺、日雙方的子孫們都同樣抱持著這樣的疑問並一直生活至今。如果不理解他們心中沉澱的糾葛,那我們也就看不見真正和解的終點。
研究歷史的學者,其任務應該是盡可能精細調查大量資料,闡明史實吧;但我們作家,則是將過去的事件轉換為「活著的歷史」來進行考察。
在現代社會中,牡丹社事件具有什麼樣的意義?
這起事件一直以來,在當事者的心中產生了什麼影響?
那份哀愁又該如何才能被治癒?
貼近人們的心情,呼喚被害者與加害者雙方的靈魂。這,或許就是作家的使命吧。
無論於公於私,我開始與臺灣交流已經長達二十五年。在臺灣民主化的重大轉變之中,我學習到了很多事物,其中打動我內心的,就是臺灣的人們冷靜地審視自己的歷史,並努力深化相關知識的真誠態度。我相信,即便是歷史上的難題,只要能抱持著誠意與寬容持續相互對話,就能相互理解彼此間的不同與主張。共享歷史即是共享未來。靠著人們的努力,日本與臺灣、日本與亞洲應該能夠建構起更為美好的關係。
在發行中文版的過程中,承蒙「內容力」鄧靜葳小姐的照顧;「游擊文化」的許家旗先生、負責翻譯的黃耀進先生、為本書撰寫序文的中央研究院黃智慧老師等諸位,也在此向他們致謝。另外,我由衷地感謝無論何時都溫情接待我的屏東縣諸位。最後,我也要再度為二○一八年十一月過世的華阿財(巴基洛克.達玄固)先生祈求冥福。
各位讀了本書後,請一定試著到屏東縣牡丹鄉、沖繩縣那霸市、宮古島市、長崎縣長崎市等牡丹社事件相關地點去一訪,並試著思懷那些靈魂們。如此,應當可以更加深對歷史的理解吧。

加害與被害,共享彼此的歷史”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牡丹社事件 靈魂的去向:臺灣與日本雙方為和解做出的努力》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