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譯後記

標準

踏進禁忌的領域,從我開始擁抱自由

施沛/《紅線》譯者

關於紅線

作者Kali在《紅線:我的性紀錄》裡記述了當代社會中,一位女性的第一次自慰、第一次高潮、第一次性經驗,和她所遭受的約會強暴、約會暴力、性侵害、性騷擾,以及性工作、多邊戀、墮胎、不婚、不生等等,因太過私密而被掩埋的一切。她所記錄下的是自己的「性」,卻也道破了社會的現況。作者的「性」、女人的「性」、人類的「性」,赤裸卻也真實,就此剖開了包裝成幽默及親切的暴力。作者為了不再將自己人生的掌控權交給他人、為了不再退讓而開始書寫。《紅線》如同一篇篇的書信,寄給自己,也寄給閱讀本書的所有人。作者要告訴所有跨越紅線禁區的人們,你並不孤單。

看見紅線

從最初知道《紅線》這本書,到實際購買閱讀並翻譯完成,經過了數年時間。2021年,臺灣的網路社群中出現許多源自於性別角色的煩惱及痛苦,讓我再次記起當初閱讀本書時感受到的震撼及共鳴,因而下定決心完成翻譯。

書中所述事件,我不一定都經歷過;書中所表觀點,我也並非完全認同。然而,我仍決定要盡自己的力量,讓更多人看到這本書。因為我在閱讀過程中不斷想起曾遇過、見過、聽過的那些令人不適、難過且痛心的事件;我很清楚,書中所述內容是真真實實地發生過,且至今仍反覆重演的現實。

媒體與公眾場合中消費性別(尤其女性)特質和性徵的話題、生活中對女性及男性的刻板印象與要求、社會大眾對特定族群的輕蔑及攻擊,甚至是來自法律的歧視與不公……。在閱讀《紅線》後,過去那些莫名的難受及抗拒找到了源頭。是啊,那些大家視為理所當然的想法及價值未必正確;那些眾人熟悉的笑點及橋段也並非沒問題。

踩上紅線

不論女性或男性,都可能遇上不知從何生起的窘迫與刺痛,但卻找不到能描述的語言,又或者因習以為常而不曾發覺。女性背負的育兒及家庭責任、男性肩負的經濟及傳承重擔;女性就該陰柔、男性就該陽剛……。生理上的不同有生物學上不可否認的差異,但並不代表能將全體人類一分為二,然後抨擊所有超出框架的存在。

人們打從出生就被社會貼上標籤、烙上印記,卻很容易因為成長於其中而難以發覺,於是乎很久以後才驚覺自己活成了商品,由社會明定規格生產打造的產品。孩童時期該穿的衣服、該接觸的遊戲、該喜歡的事物、該具備的特質;長大成人後應有的樣貌、應表現的氣質、應走的道路、應達到的成就žžžžžž。最後成了麻木的人偶,符合了眾人的期待,卻忘了自己的樣子;也有人不甘被困於既有的藩籬,開拓出自己的道路,即使會因此成為輿論的標靶。如果能正視那些標籤,如果能夠撕下標籤žžžžžž。

跨越紅線

《紅線》書寫了人類社會的私密禁忌,令人驚覺原來即便是經濟文化高度發展的韓國,原來即使是走入婚姻平權的臺灣,仍無法摘下刻板印象的標籤。最遺憾的是,平權的路還很遙遠,許多人卻以為已經到達終點。而《紅線》一書,即是要讓讀者意識到深植於人們內心卻難以覺察的刻板觀念。這樣的聲音、這樣的文字,在人們掙扎著迎向自由的現今,在人們因社會價值及個人(無論性別或性格)特質而陷入自我質疑的當前,尤其重要。

《紅線》雖以性為主軸,但作者所談的絕非情或色,而是生命最基本的平等、權利及尊重。就如同我所認識的女性主義,追求的是一切存在的平等與權利,而非對立;要抗爭的對象不是特定性別,而是整個社會的陋習。因此,女性主義並不專屬於女性,而是屬於每個渴望褪去標籤的你;《紅線》也不止寫給女性,而是寫給世上所有生命。希望曾因他人的目光或言語而感到任何一絲不適的你,能有機會重新認識並擁抱自己。無關乎性別、職業、年齡及其他任何因素,我們都需要不再因他人所貼的標籤而受苦的人生。誠如作者所說,「站出來發聲,本身就是抗爭」。而我能做的,就是將這股力量傳得更廣更遠。

世界需要更多的溫柔,對他人,也對自己。

但願能與看見紅線以及踏過紅線的你,一同邁向平等與自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