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家制度的新願景:不拋下任何人(周雅淳)

標準

《解套》推薦序

婚家制度的新願景:不拋下任何人

周雅淳(臉書專頁「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作者)

閱讀《解套》,絕對是開啟視野又不斷挑戰自我的經驗。作者茱蒂絲.斯泰西企圖透過呈現不同國家、社會、種族、文化、性傾向的家庭形式,挑戰現代世界在西方主流價值下,被奉為圭臬的異性戀一夫一妻單偶制家庭型態,以及在此制度下較獲普遍肯認的情感樣貌與關係形式。雖然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否認這套社會制度並不完美,甚至許多個人與社會的問題,都衍生自異性戀單偶制的獨佔與排他性,但基本上,我們傾向在制度內解決問題,就算有一些微調,也不會從根本上質疑此制度對於情感關係的各種預設,因此當斯泰西鉅細靡遺地描述美國多元的男同志家庭及親職實踐、南非合法的一夫多妻制、中國摩梭族的無婚愛情等超出我們普遍認知的關係形式時,讀者很難不在閱讀過程中出現各種不同意的情緒,不同立場的讀者其不同意之處甚至可能互相扞格。然而,若能先放下這樣的內在衝突感,跟著斯泰西充滿挑戰性的文字,跳脫既有的制度和關係框架,想像這些完全在不同典範下的生活方式,那麼,當我們對現有的關係形式或制度有所不滿時,便能從這些例子中獲得一些啟發。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下)

標準

【欣瑞】如何治好不被愛的恐懼?——談關係中的安全感

「關於愛的最後註記:治好不被愛的恐懼有一個方法,就是記得愛人的感覺多麼好。如果你覺得不被愛,而你想要好起來的話,就去愛某個人,看看會發生什麼事。」——《道德浪女》第220頁。

很簡單嘛!很清楚嘛!但我覺得有很多很多的道理跟經驗在後面運作。什麼意思呢?

什麼叫不被愛?我相信在台灣這麼玻璃心的一個社群,台灣幾乎所有人都各種玻璃心,台灣人什麼沒有,創傷最多,隨便都會踩到誰的創傷。每個人幾乎都有不被愛的經驗、被拒絕的經驗,然後被拒絕了之後就會覺得,「我被嫌棄了」、「是不是我不夠好」,自我價值開始低落。這後面都是什麼?我們好像需要有一個人愛我,來證明我自己的價值,來證明我夠好。在台灣談戀愛、在華人世界談戀愛常常都是這樣,這可能跟我們從小的教育有關,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接受過足夠的稱讚,在教育環境裡面得到的都是「評價」、「評量」、「不夠好」、「你要再加油」。我覺得這多少會影響到在感情中,當我們被拒絕的時候,我們不只要面對被拒絕的難過,我們還要面對另外一個東西:「我還是不夠好」的恐懼。這是第一層。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