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成家啟示錄(吳嘉苓)

標準

《解套》推薦序

多元成家啟示錄

吳嘉苓(臺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洛杉磯性愛活躍的男同志充滿父愛,南非一夫多妻的家庭有情有義,雲南摩梭族兩千年來早早實踐了紀登斯提出的「純粹關係」。如果以翻轉我們先前理解的程度,作為學術研究貢獻度的指標,美國社會學家茱蒂絲.斯泰西的《解套:愛情、婚姻與家庭價值,西好萊塢到中國西部》,絕對是部令人驚喜的力作。

斯泰西早年以研究中國社會的父權體制著稱,之後從女性主義論點投入美國的家庭政策辯論,近年來則以美國同志家庭的研究繼續開拓她「看見家庭多樣性」的主張。2011年出版的《解套》,在分析策略上並重「情慾」與「成家」,深入探查主流社會最爭議的行徑。本書呈現橫跨不同社會的田野考察,兼顧歷史脈絡,並投入制度改革。開展出的知識地圖,十分有助於我們探索家庭、情愛與現代社會的關係。

我之前撰寫書介時,把英文書名Unhitched翻譯為「脫鉤」,看重本書釐清「情慾」與「成家」兩大社會體制的分析特性。而游擊文化的中文版譯為「解套」,應該是寄望用雙關語突顯本書引導的出路。脫鉤的意象來自「拴牢」。書中的第一段引文出自美國歌手法蘭克.辛納屈1955年發行的歌曲〈愛與婚姻〉,歌詞寫著愛情與婚姻有如拴著馬與車廂的馬車一般,兩者不應分離,而這正是斯泰西少女時代以來所面臨的主流價值。主流社會常將「情慾」與「成家」緊密掛鉤,「相愛→結婚→生子」彷彿是理想順序與秩序。本書不時點出「情慾」與「成家」綁在一起的桎梏,但更著力探索彼此鬆綁的創意。作者選擇的案例是高度挑戰美國社會道德神經的社群,包括常被指責性濫交的男同志,以及直接觸犯重婚罪的一夫多妻家庭。書中這些生命故事不只能讓讀者開眼界,拉寬「家庭多樣性」的光譜,更揭露「情慾」與「成家」這兩大組織社會的軸線,如何可能脫鉤,進而為許多社會問題解套。 繼續閱讀

《解套:愛情、婚姻與家庭價值,西好萊塢到中國西部》

標準

游擊文化《解套》立體書封.jpg

基本資料

編號:Window 05
出版者:游擊文化
原書名:Unhitched: Love, Marriage, and Family Values from West Hollywood to Western China
作者:茱蒂絲.斯泰西(Judith Stacey)
譯者:李屹
出版日期:2019年12月10日
ISBN:978-986-97627-5-5
頁數:368頁
定價:450元
規格:14.8 x 21 cm/平裝/單色

 

 

【內容簡介】

橫跨三大洲的民族誌描寫,挑戰主流社會對慾望與家庭的成見
多樣化的親密關係與家庭實作,證明「幸福家庭」不是只有一種樣貌

「幸福的家庭彼此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深植人心。一男一女彼此相愛,用婚戒「套牢」對方,共組家庭孕育下一代,似乎是主流社會對幸福人生的唯一想像。然而,美國社會學家茱蒂絲.斯泰西要透過橫跨三大洲的民族誌描寫,讓讀者明白,托爾斯泰錯了,幸福家庭的樣貌千變萬化,從來都不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下)

標準

【欣瑞】如何治好不被愛的恐懼?——談關係中的安全感

「關於愛的最後註記:治好不被愛的恐懼有一個方法,就是記得愛人的感覺多麼好。如果你覺得不被愛,而你想要好起來的話,就去愛某個人,看看會發生什麼事。」——《道德浪女》第220頁。

很簡單嘛!很清楚嘛!但我覺得有很多很多的道理跟經驗在後面運作。什麼意思呢?

什麼叫不被愛?我相信在台灣這麼玻璃心的一個社群,台灣幾乎所有人都各種玻璃心,台灣人什麼沒有,創傷最多,隨便都會踩到誰的創傷。每個人幾乎都有不被愛的經驗、被拒絕的經驗,然後被拒絕了之後就會覺得,「我被嫌棄了」、「是不是我不夠好」,自我價值開始低落。這後面都是什麼?我們好像需要有一個人愛我,來證明我自己的價值,來證明我夠好。在台灣談戀愛、在華人世界談戀愛常常都是這樣,這可能跟我們從小的教育有關,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接受過足夠的稱讚,在教育環境裡面得到的都是「評價」、「評量」、「不夠好」、「你要再加油」。我覺得這多少會影響到在感情中,當我們被拒絕的時候,我們不只要面對被拒絕的難過,我們還要面對另外一個東西:「我還是不夠好」的恐懼。這是第一層。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中)

標準

【欣瑞】伴侶的事就是我的事?——談關係中的界線

「道德浪女知道哪些事情他們可以且應該控制,哪些事情則不能也不該插手。雖然我們有時候會覺得嫉妒、有占有慾,但我們是這些感覺的主人,我們盡量不去責怪或控制別人,但在需要支持的時候,我們會要求對方支持,好讓我們感到安全,覺得被照顧。」——《道德浪女》第51頁。

我覺得這段是《道德浪女》關鍵的立場之一。台灣或是華人文化,真的是個人際關係很密合的文化。我們常常覺得我們跟一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好像我們在一起之後,我們就在彼此身上「插股」,我有你的股份,你有我的股份,我們有彼此的股份,所以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可是在伴侶關係裡面,我們應該是獨立的個體,的確有些事情我覺得好像我可以順手就介入了,但其實不應該。我們常常不管是情緒上或事情上,我們好像都覺得「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我的「介入」、我該做什麼,都是道義上的責任,或是表現我愛你的方式。

但不要忘記,我們從父母身上得到的是什麼?我們從父母身上得到的就是,「我為你好」帶來種種控制。所以《道德浪女》後面就會講到,「我們盡量不去責怪或控制別人」。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上)

標準

【欣瑞】說「不」的力量:「麻煩,難搞」是美德嗎?

我在讀《道德浪女》的時候常會讀到很多「金句」,不是唱戲的京劇,是很閃亮的句子馬上打到我的心。〈對浪女的評斷〉這個小節,是在講一般人是怎麼批判、評價浪女,講了很多,比如說病態,後面就會解釋為什麼浪女不是病態。但只有對一種評斷的解釋,作者非常精簡,她們說,「浪女很容易被評價為隨便跟容易」,像是「這個人怎麼這麼隨便」、「你好容易就被搞上手」之類的。對此,她們的回應只有一句話:

「我們覺得很奇怪,難道『麻煩,難搞』才是一種美德嗎?」——《道德浪女》第40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