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構新世代的解方「合作經濟」:Together We Are Stronger

標準

《經濟,不是市場說了算》推薦序

重構新世代的解方「合作經濟」:Together We Are Stronger

陳怡樺、陳郁玲(合作經濟故事採集者)

「資本主義追求自由價值,社會主義追求平等價值,而合作主義追求兄弟(愛)的價值,即友愛與互助合作。 」——節錄自《世界變遷下的合作社基本價值》,Sven Åke Böök著,孫炳焱譯(2006)

「我們的經濟是我們決策和行動的後果」,本書開宗明義地提醒;而這本書正是寫給想從現況著手,奪回經濟的人們。

我們如何好好生存?我們如何分配剩餘?我們如何照料共有的資源?我們如何投資未來?從個人到集體的幾個提問在導論中被拋出。本書作者認為,每個經濟體都反映了有關如何照料和分享共有資源、為了生存要生產什麼、在一起好好存活的過程中如何對待他人、如何分配剩餘,以及如何投資未來等決策。

書中的許多案例都曾是一樁樁社會實驗,逐步發展至如今的規模,世界各地的人們努力與資本主義世界拉扯出更多「社交距離」,昂首闊步走自己的路。

資本主義的沉痾

「為了薪金一萬元/ 令每天都沒了沒完/一萬元一萬元一萬元/ 靈魂賣給了大財團」。這段在《邊一個發明了返工》裡的歌詞,唱出了廣大勞動者的心聲,以及由資本主義衍生出的困境。

信仰資本主義者認為,資本主義制度是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的制度。然而真是如此嗎?人民在現實生活中需要的自由民主不僅限於政治層面,更應包含經濟層面;而資本主義的私有制無法滿足人民在經濟上的需要,反而壓制了人民在經濟上的自由。

回溯過往,「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 1723-1790)在《國富論》中曾提及:「每個個人都會盡力把他的資本用以支持並管理國內的產業,這些產業的生產於是便能達到最大的價值……;他管理產業的方式在於使其生產的價值能夠最大化,他所盤算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利益。」

而經過了將近三個世紀,情況仍然相同。正如本書第三章所述:「資本主義商業創造的新財富,並未公平地全面提升人們的生活水準。……2000年,全球1%的人口擁有全球40%的財富,且10%的人口擁有85%的財富,而全球50%的人口卻只擁有1%的財富。」資本主義工業化產生了大量的新財富,然而許多財富並未分配給社會或環境福祉,反而成為私人所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