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下)

標準

【欣瑞】如何治好不被愛的恐懼?——談關係中的安全感

「關於愛的最後註記:治好不被愛的恐懼有一個方法,就是記得愛人的感覺多麼好。如果你覺得不被愛,而你想要好起來的話,就去愛某個人,看看會發生什麼事。」——《道德浪女》第220頁。

很簡單嘛!很清楚嘛!但我覺得有很多很多的道理跟經驗在後面運作。什麼意思呢?

什麼叫不被愛?我相信在台灣這麼玻璃心的一個社群,台灣幾乎所有人都各種玻璃心,台灣人什麼沒有,創傷最多,隨便都會踩到誰的創傷。每個人幾乎都有不被愛的經驗、被拒絕的經驗,然後被拒絕了之後就會覺得,「我被嫌棄了」、「是不是我不夠好」,自我價值開始低落。這後面都是什麼?我們好像需要有一個人愛我,來證明我自己的價值,來證明我夠好。在台灣談戀愛、在華人世界談戀愛常常都是這樣,這可能跟我們從小的教育有關,從小到大我們從來沒有接受過足夠的稱讚,在教育環境裡面得到的都是「評價」、「評量」、「不夠好」、「你要再加油」。我覺得這多少會影響到在感情中,當我們被拒絕的時候,我們不只要面對被拒絕的難過,我們還要面對另外一個東西:「我還是不夠好」的恐懼。這是第一層。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中)

標準

【欣瑞】伴侶的事就是我的事?——談關係中的界線

「道德浪女知道哪些事情他們可以且應該控制,哪些事情則不能也不該插手。雖然我們有時候會覺得嫉妒、有占有慾,但我們是這些感覺的主人,我們盡量不去責怪或控制別人,但在需要支持的時候,我們會要求對方支持,好讓我們感到安全,覺得被照顧。」——《道德浪女》第51頁。

我覺得這段是《道德浪女》關鍵的立場之一。台灣或是華人文化,真的是個人際關係很密合的文化。我們常常覺得我們跟一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好像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好像我們在一起之後,我們就在彼此身上「插股」,我有你的股份,你有我的股份,我們有彼此的股份,所以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可是在伴侶關係裡面,我們應該是獨立的個體,的確有些事情我覺得好像我可以順手就介入了,但其實不應該。我們常常不管是情緒上或事情上,我們好像都覺得「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以我的「介入」、我該做什麼,都是道義上的責任,或是表現我愛你的方式。

但不要忘記,我們從父母身上得到的是什麼?我們從父母身上得到的就是,「我為你好」帶來種種控制。所以《道德浪女》後面就會講到,「我們盡量不去責怪或控制別人」。 繼續閱讀

《道德浪女》精選書摘(上)

標準

【欣瑞】說「不」的力量:「麻煩,難搞」是美德嗎?

我在讀《道德浪女》的時候常會讀到很多「金句」,不是唱戲的京劇,是很閃亮的句子馬上打到我的心。〈對浪女的評斷〉這個小節,是在講一般人是怎麼批判、評價浪女,講了很多,比如說病態,後面就會解釋為什麼浪女不是病態。但只有對一種評斷的解釋,作者非常精簡,她們說,「浪女很容易被評價為隨便跟容易」,像是「這個人怎麼這麼隨便」、「你好容易就被搞上手」之類的。對此,她們的回應只有一句話:

「我們覺得很奇怪,難道『麻煩,難搞』才是一種美德嗎?」——《道德浪女》第40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