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浪女》推薦序(許欣瑞)

標準

《道德浪女》推薦序

寧做浪女,不當蕭婆

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道德浪女》第三版終於有中譯本了,你不會相信我有多激動、興奮又百感交集。

第一版《道德浪女》出版於1997年,上市後立即成為重量級圭臬讀本,要說是非典型親密關係的聖經也不為過。不過中譯本要到五年後,也就是2002年才問世。我則是到2012年才拿到書,十年間白雲蒼狗,書早就絕版,出版社也消失,手上拿的是好友崔妮慷慨贈送的二手書,她自己跑遍舊書攤才收到這本。

隨後數年,我辦了數十季的浪女讀書會,大家圍著初版譯本,一次又一次進入兩位作者的感情觀與性愛觀,逐一對照印證我們自己的愛情與激情,然後在書中每頁空白處,密密麻麻記錄下各種經驗、想法與提問,每翻一頁,就好像看見過去的青春也從眼前翻了過去。

鏡頭轉回十六年前,我與他剛決定在一起時,就說好了要進入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數年後又成為多重伴侶(polyamory)的狀態,這一路走來,該有的內心戲諸如嫉妒、不安、比較、哀怨都做足了;那些吵架、冷戰又哭著和好的各類戲碼,也是一樣都沒省略過,才走到如今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地步。而當時我連《道德浪女》都還沒聽過,更遑論從中擷取任何經驗提點與策略建議。

2012年《道德浪女》入手,我訝然於書中內容帶給我的熟悉感。我在情感裡短兵相接、貼身肉搏所得來的血淚經驗,原來早就有人寫成文字,更甚者,有些已然成形,但我還模模糊糊說不清楚的領悟,《道德浪女》也幫我梳理成文字講出來了。閱讀過程中,「真的!」「沒錯!」「就是這樣!」的心情不知重複了多少次,彷彿感受到兩位作者拍拍我的肩膀,輕聲說:「是的,你不孤單,我們都是這樣走過來。」是的,我們並不孤單,也不奇怪,就算成長於不同時空與不同文化中,我們仍順應同一股浪潮共同前進,此事證明這是人類情感文化史的必然進程,我們沒有錯。

但浪潮還是會因防波堤的阻礙而稍微停滯,這六年來我們死守初版譯本,還是記掛著彼端進行到什麼程度。尤其早耳聞《道德浪女》2009年就增刪出版了第二版,然後第三版也在2017上市,連原文書我們都到手了,光看目錄就興奮地知道內容已大不相同。但看見滿頁英語蝌蚪文,便頭皮發麻自知無力駕馭,只好依依不捨闔上書。我其實也打過主意要瓔珞上身,使盡手段來色惑利誘,或情感勒索身旁朋友來幫忙翻譯,無奈自身已人老珠黃,兼之城府淺薄、魅力不足,未能撐起翻譯全書的重量,朋友或逃離或失聯,而我們只好繼續翻閱初譯本,把扉頁都翻黃了。

沒想到去年才巴望著想弄清楚第三版的內容到底寫了什麼,今年(2018年)就聽聞中譯本要出版的消息,又趁寫序良機,跟編輯凹來一份初譯草稿想先睹為快,沒想到點開檔案後,恍若與失聯多年的好友重逢般,百般感觸就這樣翻湧上來。

是啊,幾年過去,我們都還在浪頭上,也又共同前進了不少。《道德浪女》其中一名作者終於出櫃現真名;那些在臺灣逐漸廣泛使用的「無性戀」、「泛性戀」、「交織性」等詞彙,也如實出現在新版書中,讓浪女更具多元面向;更重要的是,多重伴侶的討論大大增加,真好,我們很需要。

而我們臺灣這邊有了《波栗打開開》資源網,開始舉辦座談會、聊天會、讀書會、工作坊,也著手翻譯、進行訪談撰寫故事,還提供伴侶協談與演講等服務。前述好友崔妮所成立的《拆框工作坊》也沒閒著,尤其專營異性戀開放式關係社群。我們的能見度愈來愈高,逐步打開非典關係在臺灣的討論空間,讓彼此可以交換經驗、相互支持,我們深知前代的血淚經驗,對想進入非典關係的後代有多珍貴,正如《道德浪女》當年現身的意義。

更重要的是,我領悟了一件事,其實《道德浪女》呈現的不僅是浪女世界,兩位作者最後帶來的影響遠大於此。

無論要不要進入這類非典關係,我們可能都早已在感情裡百轉千折而遍體鱗傷,過去情傷總隱隱作痛,好像再也無法安心談一場戀愛,眼下的幸福場景再美好,總有股惘惘的威脅如影隨形揮之不去,好像隨時都在準備面對倉促分手的不堪。我完全懂。因為我也是這樣走過來。那些嫉妒、不安、比較、占有慾不斷作祟,讓我們成為感情裡的crazy bitch(蕭婆?),最後傷人傷己。是的,我也當過揮舞著七傷拳的crazy bitch,終極版那種,而且好幾次。

而這正是這本書(或說這類親密關係)的主要課題:如何克服嫉妒、不安與處理衝突。當我與男友一起進入非典關係,我們其實也就是在處理過去的情傷反應。就在雙方相互給予的自由與愛(以及爭吵與衝突,當然)之中,我以一種奇妙的方式開始痊癒。

幾年前,我把跟男友的伴侶關係寫成論文,內容也囊括其他受訪者的歷程,描繪出我們這一代非典關係的樣貌,那完全是一幅屬於臺灣經驗的在地風景。但其實,這本論文更像是一封十多年的長長情書,記錄著我跟他之間獨特而自由的羈絆。然後我理解,《道德浪女》也是一本寫滿愛的情書,是兩位作者依照自己的信念,傳遞愛的方式,無論是否要進入非典關係,你都能在其中習得愛的訣竅與方式,並療癒過去受傷的自己。

當然,我私心更希望,最後每個人都可以領悟到,其實當個ethical slut(道德浪女),遠比當crazy bitch(蕭婆)更健康、自在而快活。

————

[1]本書將polyamory譯為「多重關係」,我們習慣翻成「多重伴侶」,並與開放式關係合稱「非典型親密關係」或「非典關係」。

《道德浪女》推薦序(許欣瑞)” 有 1 則迴響

  1. 引用通告: 《道德浪女:多重關係、開放關係與其他冒險的實用指南》(第三版) | 游擊文化/公共冊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